不用注册,用这些帐号直接登录信言信美
已有信言信美帐号,点这里登录

炎黄子孙

(47个收集)

卷首语:“中华开国五千年,黄帝轩辕自古传。”

分享:

商青铜鸮卣,商代晚期金属器,藏于山西博物院。盛酒器,青铜器中的精品。形如两鸮相背而立。盖为双鸮首,环目,尖喙,弯眉,盖中央置四阿顶方柱钮,饰雷纹。腹作双鸮身,子口微敛,垂鼓腹饰卷曲羽翼纹。身下为四爪,两两相背。盖腹相合,两鸮昂首背立。不仅实用,也是精美的艺术品。鸮是我国古代对猫头鹰一类鸟的统称。

商亚其爵,商代晚期(上海博物馆)高20.1厘米, 通长16.8厘米。 爵是一种饮酒器,或谓斟酒器。爵流上有较高的菌形柱,腹部两侧有棱脊,一侧有兽首鋬,三个棱形足向外撇. 这件器物上有铭文“亚其”二字,故而被命名为亚其爵。亚其爵的流与尾以及口下饰有蕉叶纹,腹部则饰有分解的兽面纹。主要的纹饰分为三层,以雷纹为地,突起得主纹上面则还饰有细雷纹。

春秋青铜莲瓣盖龙纹壶 (上海博物馆藏)

春秋匏青铜壶 (山西博物院藏)盛酒器。壶盖为圆雕的鸷鸟形捉手,鸟喙大张,双目圆睁,全身饰精美的羽翎纹,层次分明;爪抓两条奋力挣扎的小龙。鸟腹下有子口凸榫,套于壶体母口内。壶颈长而侧倾于一侧,鼓腹上有一虎形鋬,虎口衔一环,有链条与盖鸟尾连接。壶口沿下饰一周绹索纹,腹部饰4组乳丁蟠虺纹带。匏壶与中国古代天文学中的“匏瓜星”有关

商四羊首瓿为商代晚期的青铜器(上海博物馆)高38.8厘米,口径31.6厘米,底径29.1厘米,重1.4千克。 在这件器物肩上铸有四只羊头,所以命名为四羊首瓿。瓿是一种盛酒器。装饰上最引人注目的是肩上四个高浮雕羊头,羊角弯曲,双目进行了艺术夸张,突出而醒目。羊首是用两次铸造法铸造的,先铸成瓿的主体,在肩上相应地留出孔道,然后在孔道上再搭陶范铸成羊首,因此肩上某些纹饰被羊首掩盖着。羊首两边各饰一独角单足张口尾上卷的龙纹,是龙的侧面形象。中间以起棱的凤鸟为间隔。

西周师遽方彝(上海博物馆)高16.4厘米,口沿纵长7.6厘米,横长9.8厘米,底部纵长7.5厘米,横长9.6厘米,重1.62千克。 方彝是一种盛酒器,勺或斗放入方彝中,按盖上有孔,器柄可以伸出孔外。此件方彝有屋顶形的器盖,器内有中壁,相隔成为两室,可盛放两种不同的酒。盖上相应有两个方形缺口,本应有斗或勺,可用来舀酒。器腹的两侧有耳,呈现为高举的象鼻,造型较为奇特。

战国镶嵌几何纹敦(上海博物馆)通高25.6厘米,腹径18.6厘米,腹深12.2厘米。 这件敦以三角形与长方形的几何纹连续构图,填以红铜丝或细银丝镶嵌的云纹,故命名为镶嵌几何纹敦。敦是一种盛食器。这件敦由两个半球相合而成,下半部为器身,上半部为器盖,器身与器盖以子母口相连,结合紧密。上下两部分均有二耳、三足,器盖仰置可以作器物使用。

西汉八牛储贝器(上海博物馆)高51 厘米,底径29厘米,重15.2千克。 这件贮贝器是汉代云南滇族特有的青铜器。出土时里面装有贝币,器盖以八头牛为装饰,所以被命名为“八牛贮贝器”。

西汉“见日之光”镜(上海博物馆)这是一面特殊的青铜镜,镜面不仅能照人,在阳光或者平行光照射时,还可以呈现镜背面的纹饰与铭文,效果恰似光线从铜镜透过一般。因为在铜镜背面花纹的外侧有铭文:“见日之光,天下大明”,所以被命名为“见日之光”透光镜。透光镜的奇妙曾经一度引起了人们的好奇,经过文物工作者与科技工作者的合作研究,其谜底已被揭开。原来铸造透光镜的关键有两个:一是铸造过程中的冷却凝固的工艺,即铜镜在迅速冷却时,镜背的花纹在凝固收缩中,纹饰的凹凸会使镜面产生与镜背相对应的轻微起伏;另一个是研磨抛光的工艺,镜面在研磨抛光中又产生新的弹性变形,进一步增添了镜面的起伏。当两个条件都具备时,就会产生所谓“透光”的效应。

春秋镂空簸箕形青铜格 (山西博物院藏)

春秋窃曲纹青铜列簋 (山西博物院藏)簋,读作“诡”(Guǐ),是中国古代用于盛放煮熟饭食的器皿,也用作礼器,流行于商朝至东周,是中国青铜器时代标志性青铜器具之一。

春秋重环纹青铜匜鼎 (山西博物院藏)

斜角云纹青铜鉌 (山西博物院藏)

蟠螭纹铜盖鼎(青州博物馆藏品)蟠螭纹铜盖鼎,是战国时期的器物,该物件鼓腹,圜底,三蹄足。盖上置三环钮,口沿下附两耳。盖、口沿及腹部饰蟠龙纹。龙躯勾连交旋,并填以繁密的雷纹作地。[

西周青铜刖人守囿车 (山西博物院藏)1989年闻喜县上郭村出土。西周晚期青铜艺术精品。厢式六轮车。车顶部有双扇盖可以开启,盖面嵌有一猴形捉手,周边围绕四只振翅欲飞的小鸟,器壁饰相背的凤鸟纹,并有兽形装饰,器足由两大、四小共六个轮子组成,可挽环牵引,可用手推转动。器壁一侧有一小环,另一侧开一小门,门扉上立一受了刖刑的人,头戴尖帽,左脚残,左手持拐杖,门栓从此人的右臂腋下穿过,控制车门开闭。整个器物可转动的部位共计15处,共有猴、虎、鸟等14个动物,形象刻画了西周贵族“域养禽兽”的苑囿之景,与《周礼》“刖人使守囿”的记载相吻合。

春秋青铜龙纹鎛 (上海博物馆藏)

春秋青铜史尸簋 (上海博物馆藏)

春秋青铜蟠螭纹三足提梁 (苏州博物馆藏)

春秋青铜龙耳尊 (上海博物馆藏)此尊高28.2厘米,口径27.5厘米,足径23厘米,重9.5公斤。形体较大,器壁厚实,器身呈蓝锈斑,双耳呈铜绿色。大口广肩,肩腹部两侧以巨大的龙形耳为把手,故名龙耳尊。龙作回首状,竖耳,突目,张口,卷尾,充满活力,形态生动。器身饰以横条脊纹(也称瓦纹)为主题,粗大凝重。肩部、圈足和龙身饰云雷纹,这是吴越文化青铜器流行的纹饰,具有显著的地区特征。如果说此尊的造型与纹饰体现了它的艺术鉴赏价值,那末首先漂亮的巨大龙耳,则为人们透露出宝贵的历史研究信息,说明它既带有西周晚期艺术特征,且又超越了西周图案上的一些规则,表现出春秋早期创新阶段别出心裁的匠心杰作。

春秋青铜兽面纹龙流盉 (上海博物馆藏)春秋中期(公元前7世纪上半叶--前6世纪上半叶) 盉为调酒器。此盉呈钝三角形 ,长流作龙形,以张开的龙口为流口;盖顶是一个盘旋而出的龙头,与流口的龙头层叠趋前,呈双龙继起的姿态。这是春秋中期南方的越族人模仿西周盉并加以创造的杰作